三位央企首席执行官透露月薪不超过8000元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李忠在4月24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领导下起草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改革配套措施和各薪酬审查部门制定的改革实施办法已经完成,并将在近期提交审议。

这表明中央企业高管所关注的薪酬改革细节已经进入发布倒计时。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中央企业高管的“钱包”开始“缩水”。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透露月薪为8000元,网民立即发帖称“这是对群众智慧的侮辱”。一些媒体发起了“中央企业高管辞职降薪”的行动。“即使中央企业没有工资,它们也是人们争相抢走的工作,”系统外的人嘲笑道。

收入的急剧下降会导致中央企业高管无所作为吗?中央企业的高管会因为薪酬限制而离职吗?这不仅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是每个中央企业高管面临的问题。

【特别报道】 谁会离开央企?

[特别报道]谁将离开中央企业?中央企业高管眼中的薪酬上限大幅下降,但中央企业不仅仅是为了钱而工作。自2015年1月起,中央管理企业根据《关于深化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意见》,调整了企业负责人基本年薪标准。

此次调整主要涉及72家中央企业,涉及人员为中央管理下的中央企业负责人。具体调整范围将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等53家国有企业,由SASAC履行出资人职责,由组织部任命负责人;另外还有19家超大型国有企业,如其他国有银行和铁路,不在SASAC直接监管之下。

中央党校教授徐平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这个方向非常明确。其目标是中央企业的最高管理层,其行政级别由该组织任命。”据记者了解,目前副部级公务员的平均年薪在10万至15万元左右,而一些与副部级行政级别相当的中央企业负责人的年薪比工资上限高出100多万元。

在今年的和会议上,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中国联通董事长常、中国五矿集团董事长周中书透露,他们的月薪不超过8000元。这引起了公众的热烈讨论。一些网民直言不讳地告诉《邮报》,“中央企业高管月薪8000元是对群众智慧的侮辱。”

事实上,公众强烈抗议的背后是公众不了解中央企业负责人的收入构成。换言之,中央企业几位领导人的“披露”是指他们的“基本年薪”(“基本工资”)。

根据2015年1月开始实施的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改革计划,中央企业负责人目前的收入由三部分组成:基本年薪、绩效工资和任期激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为民这样解释该计划:中央企业负责人的基本年薪是中央企业员工平均年薪的两倍,基本年薪按月支付。绩效收入应在考核的基础上根据不同企业的经营规模和效益进行支付,原则上不应超过基本年薪的两倍。激励一词是指三年的期限。根据定期评估,支付标准根据不同系数确定,但不得超过基本年薪和绩效工资的30%。

事实上,常,和

当记者问及减薪是否会影响他的积极性和积极性时,此人明确否认,但同时他表示,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企业市场改革的方向和角度来看,减薪可以有指导性的政策,但最好不要“一刀切”。他认为,“我们毕竟是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不是国家的公务员,应该适合企业和人民。如果我们“一刀切”,我们被怀疑是“懒惰的政府”。曾担任中海油和中石化两大央企董事长的傅成玉曾这样解释他对央企高管薪酬限制的理解:“我不认为重要的是赚钱。你已经发展了一家大公司,并在世界上变得有竞争力。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人,我的国际同事尊重我。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尊重。我认为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件罕见的事情。它比工资更重要,比收入更重要。”上述能源行业中央企业领导小组成员表示,“在中央企业工作的高管不再仅仅是为了钱而工作。他们愿意在不减薪的情况下退出系统。如果他们不愿意退出系统,他们就不会减薪。

徐平说,“中央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有钱有势,有利有弊。他们的非物质激励,如职业晋升渠道和社会地位,都很强。即使他们的工资下降,工作消耗减少,他们的整体激励水平仍然很高。「

」系统设计只是一个方面。着陆的关键是实施。上述能源行业中央企业领导小组成员也向记者《中国经济周刊》表达了自己的关切,“如何评估、评估什么、如何评估才是削减高管薪酬的真正关键。”。“谁离开了中央企业?

一些前高管来自市场竞争更激烈的行业。

一位来自SASAC人事局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中央企业总部高层,很多人想推迟退休,很少有人自愿辞职。“

记者查阅了2015年以来SASAC官方发布的28条中央企业领导岗位变动信息。其中,14名SASAC管理的干部被撤职,其中5人退休,1人是外部董事,7人在系统内调动,1人下落不明。

事实上,从2013年至今,SASAC一、二局公布的人员任免情况显示,大多数中央企业领导被免职的原因是年龄退休、中央企业之间的工作调动和地方政府的聘用。只有少数企业真正完全脱离了“体制”,有限的例子基本上发生在市场竞争相对充分的行业。

大唐电信集团前总会计师高永刚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做一名中央企业的高管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工作。它要求非常高,而且压力很大。虽然经济收入不高,但却非常可观,光荣而又无怨无悔。”高永刚40岁加入大唐担任总会计师,在2004年SASAC全球招聘的中央企业高级经理的黄金十年中,他一直在中央企业工作。

2014年,50岁的高永刚离开了中央企业。他目前的身份是SMIC)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以下简称SMIC,00981。香港),该公司在香港和美国上市。对于新东家,高永刚表示,“运营机制更加市场化,企业自主决策能力充足。”

SMIC 2014年的财务报告显示,高永刚目前年收入243,000美元。

高永刚根据自己在体制内外企业的经验,认为中央企业高管薪酬体系应该以市场为中心,而不是以行政为中心。他认为中央企业是一个特殊的企业群体,完全市场化是不可能的。然而,中央企业也是企业。对一些人来说,规定高管和员工之间的薪酬倍数可能不容易理解。

高永刚说人们在选择工作上有更多的自由,这是由

李刚,一位资深的通信专家,被认为是业界的标杆人物。他在通信行业有近30年的工作经验,擅长品牌和营销。在出任中国联通集团副总裁之前,他曾担任广东移动和北京移动的总经理。2005年11月,北京移动总经理李刚从移动公司跳槽到联通公司,成为中国通信行业唯一一位从一家省级公司总经理晋升到另一家运营商集团副总经理的人。

李刚在中国联通的8年里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领导中国联通改变了“中国结”的标签,推出了“禾”品牌,为中国联通制定了“六个统一”的3G资费,并帮助中国联通成为国内首家推出iPhone的运营商。

2014年7月,被媒体誉为“不仅卓越、大胆、创新、善于深化改革、业绩突出”的李刚,57岁时成为联通历史上排名最高的前高管。

“到这个年龄,做打架的事情,真的有点累。用他自己的经验来引导他的兄弟朝他的方向前进更合适。”联通内部人士曾这样评论李刚向媒体的辞职。

李刚的新雇主中国信贷表示,该公司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互联网金融行业与电信行业紧密相连。公司深信,李刚的加盟将为电信行业注入专业知识,拓展公司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业务能力,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并期待他在公司的长远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公共数据显示,中央企业的绝大多数高级管理人员除了升职之外,还将从他们的高级职位上退休。

影响中央企业二、三级主管的工资限制令或工资限制令会影响基层员工的收入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李忠4月25日表示,薪酬制度改革只针对企业负责人,而非企业员工,不能对国有企业员工一视同仁地逐级降薪。

很多中央企业的人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基层员工的有限工资不太可能受到影响,但很难保证中央企业二、三级公司领导的工资不会受到影响。

一位通过公开招聘进入中央企业担任二级公司副总经理的44岁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在现行制度下,除上市公司外,中央企业二级公司的负责人由集团总部管理和考核。组长减薪肯定会有传导效应,但每个中央企业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二级和三级业务单位通常是中央企业的主要价值创造单位。这些负责人的薪酬设计不仅要考虑雷锋,还要考虑那些有能力的人。”这位副总经理甚至在工资限制令下表达了一丝担忧,“在一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中,如果实施非市场化的激励制度,可能会留下平庸之辈,人才外流,形成恶性循环。”

事实上,在电子信息、房地产、商业和贸易等行业中,一些中央企业的二、三级公司的前负责人或中央企业的中层干部现在活跃在不同所有制的企业中,甚至有许多独立的企业家。

例如,前中国电信终端总经理何宁在离开中国电信后,加入了移动电话代理商于乐通信,担任副总裁。马明骏是一家大型中央电力企业的中层干部,他创建了盛发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并在离任后担任董事长。

为多家中央企业提供专业人力资源外包服务的中国情报集团项目经理尹晓泉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目前中央企业二级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通常由两类人员组成,以上级行政任命的系统干部为主,辅之以市场招聘的专业经理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央组织部、财政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单位联合发布《中国经济周刊》,建立和完善中央企业高管收入分配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被称为首个“中央企业高管薪酬限制令”。

2013年5月

国务院办公厅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转递SASAC关于贯彻落实常委会审议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报告意见的报告。报告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企业国有资产法,明确提出建立中央企业公开薪酬管理机制。

2014年8月29日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会议强调,深化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要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适应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进程,逐步规范企业收入分配秩序,对过高和过高收入进行调整。

2014年11月6日

国务院召开关于深化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电话会议。会议强调,要完善薪酬形成机制,合理确定薪酬水平,完善薪酬监管机制,协调和规范薪酬以外的福利待遇,实现薪酬水平适度、结构合理、管理规范、监管有效。

2015年1月1日

《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正式实施。72家中央管理企业按照《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的要求调整了管理人员的基本年薪标准。地方国有企业负责人和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的薪酬制度改革也将从1月1日起实施。

2015年3月10日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为民表示,目前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进展良好,相关配套政策有望尽快出台。

2015年4月24日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李忠表示,目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在加快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改革的重点是规范组织任命的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工资分配,调整过高和过高的收入。国有企业职工的工资分配由企业根据《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自行决定。李忠透露,改革实施措施和配套文件也已基本完成,并将在近期提交审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