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左云县大面积采空区成千上万“吊村”房屋倒塌

新华社太原5月17日电这是一个几乎“死亡”的安静村庄。已经是初夏了,树已经绿了。然而,光天化日之下,村子里没人。这座废弃的小楼的大门是关闭的。

在见到魏玉兰之前敲了几扇门,魏玉兰拉开门闩探出头来。

66岁的魏玉兰(音译)来自山西省最北部的大同市左云县秦家山村,山西是中国北方的一个主要矿业省份,她告诉记者,由于煤矿开采造成村庄下的采空区,这个村庄已经变成了一个“漂浮的村庄”。“定居点、房屋裂缝和缺水使这个村庄无法生存。”魏玉兰说,村里所有能干的人都搬走了,只剩下一些“老太太”和“老中国人”。

今年春节期间,魏玉兰得到了好消息。政府已经计划搬迁位于采空区和塌陷区的1000多个“流动村庄”,包括秦家山村。

根据山西省政府最近发布的《山西省深化采煤沉陷区治理规划(2014—2017年)》,山西将于2015年开始全面实施采煤沉陷区管理。到2017年,山西将力争完成全省1352个村庄21.8万人、65.5万人的采煤塌陷区治理。

改革开放以来,煤炭大省山西已生产了约1000亿吨原煤,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能源保障。然而,大量的煤炭开采已经给生态脆弱地区留下了大面积的采空区和塌陷区。成千上万的村庄和房屋倒塌,饮用水困难,农田被毁。

据山西省初步调查,全省煤矿开采造成的采空区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约占全省土地面积的3%),其中塌陷面积约3000平方公里(约占采空区面积的60%),受灾人口约230万。

秦家山村曾经因为煤炭而繁荣。上世纪90年代,依靠集体煤矿的收入,这些村庄集体建造了一排排两层的房屋。现在,村子里的第一排房子太破旧了,无法居住。

魏玉兰家的屋顶因下沉而开裂,每年夏天都有大量雨水渗漏。由于煤矿开采破坏了地下水,这个村庄现在不得不依赖10多公里外的杨千宝祥的水。”这个村子雇佣运水车每半个月运送一次。”

事实上,中国一直在寻求解决采煤塌陷区的问题。从2004年到2010年,中国开始对重点国有煤矿实施采煤塌陷区管理。然而,由于我国采煤灾害最为严重,塌陷面积大、受灾人数多、治理任务重的山西省,在此期间完成了9个采煤塌陷区的治理,安置受灾家庭18万余户,惠及60多万人。

但是,由于自然和历史的原因,山西还有2000多平方公里的国有和非重点煤矿及非国有煤矿的开采沉陷区,影响了大约170万人。

2014年,山西省在8个乡镇开展试点工作,包括太原市古交市贾乐泉乡和大同市南郊煤矿塌陷破坏较为严重的口泉乡,并在74个村开展了试点搬迁和管理。

“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进行搬迁和重建,每户补助60平方米。每平方米成本为2014元,每户成本为12.88万元。”大同市国土局总工程师柴竹向记者介绍。

这部分资金包括国家投资、省级投资、市级配套投资、县级配套投资、企业配套投资和居民个人投资。

“个人只占60平方米成本的10%,超过1万元。”位于第一批搬迁试点村的大同市南郊雅二垭乡乔村党支部书记乔海兵告诉记者。

也有一些基层工作者对此感到担忧。“村民搬迁后,该村的搬迁还将面临土地、资金、就业和财富等问题。”左云县土地局总工程师马福泉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