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原台办主任张苏州在悔罪节录中披露了受贿犯罪的原因

” 2014年10月28日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天.”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正厅级)张苏州,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悔过书。那一天,他被正式定为“两条规则”。

张苏州1953年12月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在忏悔中,他这样叙述他的过去:

“我也有一个骄傲的过去。我出生在一个领导干部家庭。我的父母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张苏州以淮南市文科最高分考入安徽师范大学。在大学期间,他连续四年被大学评为标兵。1982年初,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委宣传部。从正科级开始,他逐渐被提升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我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省委宣传部担任中纪委主任的干部。这也是第一位未经海外临时培训直接晋升为副部长的干部。”

2006年4月,张苏州被任命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书记、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省委书记、安徽电视台台长。2010年12月,安徽省成立了安徽广播电视台主司级台,张苏州任党委书记、主任、总编辑。2014年7月,经过7个月的超龄工作,他被解除董事职务。

近几年在安徽广播电视台,张苏州在忏悔中说他“一点也不怕懈怠”:

“我和我的同事们把安徽广播电视台从中部地区一个在该地区比较明显的省级台,改造成了在全国有较大影响力、竞争力和综合实力的省级台。我们已经把安徽卫视变成了全国收视率和广告收入最高的省级卫星电视。安徽广播电视营业收入从2005年的7亿多增加到2013年的40多亿,人均收入居全国省级电视台之首。

“省财政拨款1850万元,自筹资金30多亿元,新建了一个具有一流国家规模和技术设备的省级广播电视中心和亚洲最大的电视广播厅。它还建立了一个一流的省级单位,拥有最大的员工宿舍,没有任何贷款或债务。

然而,“我知道现在谈论这个是非常不合适和荒谬的。“

今年2月4日,安徽省检察院决定以受贿罪逮捕张苏州,目前正在调查中。

在《忏悔书》中,张苏州将自己的蜕变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时任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司司长。由于工作关系,张经常收到苏州的礼品卡,当地特产和劳务费用进行分配在工作的同时,我喜欢这些外在的东西,不自觉地加深了我头脑中的金钱印记。”

2006年4月,张被调到苏州省广播电视局,拥有更大的权力。当庆祝节日的时候,城市里有很多人,而且参观是无止境的。在此期间,不仅赠送礼品卡,还赠送礼物,收到的价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慢慢地,从最初的不习惯,不安,尴尬,变得习惯,逐渐习惯,不同意。

” 2007年,我在上海参加电视节时,上海克莱顿文化公司董事长、原安徽电视台副台长吴涛给了我2万元现金,拉开了收受巨额贿赂的序幕。

2010年下半年,的同学、时任副局长、广告公司实际控制人程某在安徽电视台制作了礼品和广告我和赵红梅通过给公司一些优惠政策获利。如果我们过去被动地接受贿赂,那么在这个阶段我们就主动积累财富。从那时起,我们变得越来越大胆,不能马上接受它们。“

[节选自一部忏悔书]

从去年十月开始,我受到了“两条规

另一点是权力已经失去了约束。自2006年以来,我已经在广播电视行业工作了九年。作为最高领导人,我获得了更多的权力,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平时,我习惯问别人。因为我的个性很强,我喜欢批评别人。我在单位的同事和下属都很谦虚,没有人监督我。他头脑发热,把自己和党委的同事和下属对他的信任视为自己的能力和权威。没有人敢提醒自己,当事情明显违法时,他并没有认真对待。就这样,面对失去了制约和监督的力量,我失去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我不能责怪任何人走到这一步,这是我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自己承担责任的结果。可以说,一个“傲慢”字挡住了一个人的视线。“权力”这个词在生活中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一句“贪婪”使他陷入了犯罪的泥潭。

[《悔罪录2]

由于我的违法犯罪活动,负面影响很大,对党的形象和党的事业的损害也很大。

我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后省纪委调查的第一个正厅级干部,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对安徽省委和安徽省党组织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对安徽广播电视台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对广播电视系统造成了很大的羞辱,对安徽省广播电视行业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我已经在安徽广播电视台工作了九年。由于我在工作中过于注重经济效益,我把经营收入作为重要的工作中心,大力推行以奖金为主要调整手段的经营管理模式,这给全台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导致广播电视系统和广播电视台的工作出现偏差。

我的罪行和台湾的一些同事一起,在整个台湾造成了腐败,并对整个国家产生了不良影响。这些同事都是我的下属,比我年轻,有些甚至是我的年轻一代。如果我能树立一个榜样,同时对自己和管理层严格要求,他们就不会达到今天的地步。我对他们的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训练和教育我,并在我的成长道路上不断指导我的各级领导。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来一直信任我,支持我,帮助我的同事。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鼓励和信任。

[《忏悔书》摘录3]

我的问题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我的家庭。我无法面对今年84岁的母亲。平时,由于工作繁忙,我只在假期回家和她爸爸一起吃午饭。我妈妈经常在晚上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关心和体贴,并且经常督促我要谦虚谨慎和严格。在她生命的最后阶段,我的问题对她打击很大。我为她感到难过。

我无法面对我的爱人。我们是儿时的朋友,小学、初中和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多年来,她用自己瘦弱的身体来支撑家庭,抚养孩子,照顾家务和照顾老人。现在我被拘留接受调查。她在家受苦。我为她感到难过。

我无法面对我的儿子。我是独生子。自从我儿子出生以来,他一直是几个家庭和几代人的宠儿。平时我很少有时间和他在一起。我曾经是我儿子的骄傲。现在我的问题给他的生活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我不知道他将来会怎样。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难过。

我也无法面对我的姐妹和岳母,当她们退休后过着舒适的生活时,她们会受到羞辱和打击。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我今年62岁,将来不会有很多,所以我忍不住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