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男子向警方指出了道路指出这起谋杀导致的多重7度残疾索赔被驳回

“太冤枉了!”时隔14年后,54岁的祁福清在讲述自己乘坐警车带路的经历时流下了眼泪。

2019年春节,祁福清告诉封面新闻,他是湖北省恩施市洪图镇石爻居委会的第二批村民。2004年,我在浙江省宁波市工作。那年10月的一个晚上,村民们带着警察来寻找袭击者。“电话通知我去警车带路,但我上路后没有带走。”祁福清说,警车开走后,他被多人重伤,造成7级伤残。

从那以后,祁福清多次向警方否认自己的说法。十年后,在2014年,他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法院仍然驳回了他的赔偿要求,殴打他的凶手还没有被逮捕。

2004年10月19日晚10点左右,宁波工人祁福清接到老乡的电话:“让我去警车带路,找到打的凶手王某。”

接到电话两到三分钟后,警车在祁福清面前停下。祁福清上车后,看见唐勇力上了警车。在祁福清的带领下,警车开到王某住处附近。警车进不去。警察下了车,与戚福清和唐勇力一起走了。

在离凶手家40-50米的地方,有七八个人站在前面,拿着棍子、铁棒等。唐勇力上前指认一名男子为王某的搭档,并与该男子发生口角。警察立即带着这个人和唐勇力上了警车,离开了。

祁福清说警车没有带走他。警车开了大约两分钟,他被许多人砍倒在血泊中。

祁福清从宁波市第一人民医院醒来。祁福清发现自己的右手被砍断,肩膀、左手和头部受伤。

因为没钱继续支付医药费,祁福清在住院20多天后不得不离开医院,然后找到了宁波市鄞州区谷林派出所。“我正带路去入口。我受了重伤,需要政府帮助。”祁福清说,当时派出所拒绝了,“说村民打电话给他,这与他们无关。”

随后,祁福清被确定为七级残疾人,部分丧失劳动能力。

julYbZ9nut97zDqDb65KqmRcoBx=qWkhYzyNTDw6jHIrT1550384008663.webp.jpg

没有和警车一起离开

“警察没有叫我上车”

“当时警车没有座位,警察也没有叫我上车。”2019年春节,祁福清回忆当时唐勇力叫他离开。他说“来了”,然后向警车走去。在他到达警车之前,警车开走了,他被打了。

UomgnDGchcP6pVwRDggz0QcB8p7R8HiBCYNeo3dDoSCM71550384008665.webp.jpg

在2005年6月警方对“唐勇力”的审讯记录中,它回答警方“为什么齐福清没有一起上警车”并说他打电话给齐福清并说要离开。警车等了大约2分钟,在戚福清到来之前就开走了。而且,他没有听到警察叫齐福清一起骑回去。

同样在2005年6月,鄞州区公安局特警巡逻队的警官陈海波在审讯记录中说,在他和两名警察把唐勇力等人带上公交车后,他们也叫齐福清上车,但齐福清说他是步行回家的,“我们开车去了警察局”,“我没想到车能载他,所以我没有再给他打电话”。

“我是向导,应该受到保护”

“不是警察无缘无故地把你叫到警车旁”

他没有带着警车离开,被砍到7级伤残。祁福清认为警方没有履行保护导游的义务。

然而,2005年9月,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区分局答复说,当110辆警车带走抓捕王时,叫齐福清,齐福清一起走向警车,“不是警察无缘无故叫你上警车”。

但在陈海波的警方报告中,齐福清被陈海波描述为“向导”和“带路人”。因为不知道王家的具体位置,说他叫他的朋友祁福清过来。“我们在前面的桥附近等那个人。大约3分钟后,那个人走过来,钻进了ou

2014年10月,鄞州区法院认定,祁福清是应唐勇力警官的要求,主动与唐勇力一起乘坐警车赶到现场的。在110名警察完成工作后,齐福清被告知一起离开现场,但他没有及时带着警察离开,导致受伤。

从110名警察的整个办案过程来看,没有祁福清遭受或即将遭受非法侵害的事实,祁福清也没有求助。因此,在110名警察离开现场后,祁福清受到了其他人的伤害,110名警察的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此外,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警察没有非法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

法院一审驳回了祁福清要求赔偿65万多元的请求。2015年1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最终判决,认为”警察离开后其他人殴打上诉人的事实超出了当时包括上诉人在内的警察能够合理预测的后果。因此,很难发现被上诉人在履行保护被上诉人人身安全的法律义务时有过失。”

Dw7EY2xDeX9INxkGHNJ53N040HVzRqoiLEdQTI=J8M08f1550384008668.webp.jpg

关于法院的判决,祁福清认为有明显的偏见:“当警察让我带路找人时,我受了重伤(7级残疾)。应该和警察有关。为什么我最终主动登上了警车?”

祁福清说14年过去了,伤害他的人还没有被逮捕。从40岁到60岁,他说他将继续捍卫自己的权利。

编者:雷

Leave a Reply